二级纸厂废纸难求,潮汕纠结纸板销路
来源: 三级厂联盟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1-14 17:34   430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潮汕,位于广东省东部沿海地区,以汕头、揭阳和潮州三市为主,统称潮汕地区。以血缘关系为基带,以宗族为单位,繁复的礼数支起潮汕人社交的同时,也造成了潮汕地区独特的包装产业生态。
二级厂废纸难求,潮汕纠结纸板销路除开牛肉火锅,根固发达的宗族是人们对潮汕的第一印象。以血缘关系为基带,以宗族为单位,祠堂、长老和繁复的礼数支起潮汕人社交的三角。潮汕人的聪明、勤劳和勇敢的品质,这一点在制造业里面特别明显。

2017年广东企业500强名单里面,潮汕上榜的企业有22家,有19家都是制造业;2018年入榜的19家企业中,16家为制造企业,其余三家也均与实体紧密相关。发达的制造产业衍生了大量包装市场需求,这里的纸箱包装年产值超过100亿元。潮汕地区的包装产业也呈现出和其他地区很不一样的一面:以村落为单位,当地很多三级厂都是和族亲们的企业紧密联系,这也导致三级厂极其分散。行走在村落间的二级厂业务员们,经常骑着摩托车在一个个村落间“破冰”。而讨论潮汕地区的二级厂生存情况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1、潮汕地区堪称瓦楞产线博物馆
有数据统计,中国目前在运行的瓦线总数超过4200条,市场规模约为中国60%的美国,瓦线数量是800条。
而在潮汕地区的潮州、汕头、揭阳三个城市,所拥有的瓦线机数量就有七十多条,接近全美瓦线总数的十分之一。它们活跃在潮汕各个层级的二级厂,大多数设备机龄只有十几年,运行状态良好。
但另一方面,这七十多条瓦线里,幅宽跨度却很大,从幅宽1.4米的七层瓦线,到幅宽2.8米五层瓦线都有。设备来源厂商也十分复杂,协旭、京山、祥艺、组成、富利…从低端到高端,从五层到七层,堪称瓦楞产线博物馆,下限很低,上限却还刚刚触碰到发达国家2.8米瓦线的平均水平。
在世界范围内,2.8米宽瓦线早在20世纪80年代便重新开始流行,目前世界上较先进的瓦楞纸板线,纸板加工幅宽扩大到2.8-3.3米,运行速度高达375-400米/分钟。而在潮汕地区的二级厂中,1.8米才是主流。

2、原纸供应:玖龙、山鹰等大厂的后院
从原纸的供应来看,潮汕地区和珠三角地区也是类似:这里几乎是玖龙、山鹰和联盛的后院。根据数据显示,仅汕头就有金兴造纸、诚信造纸、魏援造纸、永新造纸等将近十家造纸企业,然而,从大部分二级厂提供的信息看,本地造纸厂的市占率极低。
这里是玖龙、山鹰和联盛的后院。其原纸几乎覆盖了当地所有二级厂,而能和他们竞争的,也都不是本地这些中小型纸企,而是理文、顺裕和金洲这些大厂。

3、1.8m富利线跑出月650万平产能不是问题,问题是如何卖出去
当七十多条瓦线零星分散在三十多家二级厂的时候,可以说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:当一个地区集中了这么多二级厂,设备差不多,产能差不多,他们的产品同质化异常严重,优胜劣汰下不同的工厂业务差距非常明显。
实际情况也是如此。根据数据显示,这七十多条瓦线的年产能超过30亿平方,整个潮汕市场二级厂-三级厂之间的年交易规模将近80亿元。但在个体上,二级厂的生产管理能力和业务能力差距极大。
具体的表现就是销售额和产能情况不匹配。在一条瓦线机的二级厂群体中,有人能够靠1.8m富利线跑出月650万平产能,也有人2.5米机型只能跑出月200万平产能;老厂的运作情况普遍好于新厂。
值得一提的是,汕头是中国最早设立的经济特区之一,一直到改革开放前,汕头是广东仅次于广州的第二大城市。因此在二级厂的发展起点上,几乎是和珠三角同步。

其结果就是,在二级厂的计价模式、接单形式上,潮汕地区和珠三角地区几乎一样:通板销售,客户接受购置纸板自行处理后续加工作业;以纸板门幅宽度为计价方式,修边损耗客户买单,造就客户不修边,以毛片交货;订单整合,对于材质、门幅、米长等有接单要求;整板送货,不捆包。

也正是得益于这些对三级厂堪称苛刻的前置条件,当地一些优质二级厂可以用1.5m瓦线跑出600-700万平方米的月产量。然而,正如前文所言,当有人用1.8m富利线跑出月650万平产能的时候,也有人2.5米机型只能跑出月200万平产能——其核心在于,并不是二级厂生产不出来,而是即使生产出来了也卖不出去。

对二级厂来说,如果不能理解当地宗族关系以及其与三级厂之间的关系,是不可能做好的。
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 
华人膨切机网
 
QQ  在线咨询
QQ  在线咨询